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网红

燕芳某大学退休教授

2020-02-15 来源:郑州娱乐网

燕芳某大学退休教授,高翔之妻,京剧票友;
当年三者是大学时代的同学、挚友、关系微妙;
于琴刘扬后妻,虽年近花甲,但风韵犹存,仪容俊美,矫情任性,属于在自家男人面前称王称霸的那种。

【1】清晨,外景。
南国海滨城市:临海大街高楼林立,棕榈树、榕树绿荫如盖。
清晨,内景。
海滨公园侧畔小区,一户临海凉台,和着轻悠乐曲,一对鬓发霜白的老夫妇,在“白鹤亮翅”。
【2】凉台上,乐曲变调,一曲京剧《夜深沉》曲牌,在清晨湿润空气中荡漾,飘向远方,穿波渡海。
那鹤发童颜、精神矍铄的老人,在拉京胡。
【 】凉台上,老夫妻在演唱京剧《贵妃醉酒》,男的操琴,女的唱舞。
【4】凉台上,茶几旁,围坐四人,杯茗在手,品茶闲话。
刘扬:刚才,我们在海滨公园散步,是你的一曲《夜深沉》把我召唤来的,莫怪莫怪呀!
于琴:还说呢,听见京剧乐曲就迈不动腿儿了,‘五一’大清早就来吵扰,多烦人!
高翔:哪里哪里,平时老刘很忙,整天都在写作,难得一见哪!
燕芳:可不是嘛,我可是老刘的粉丝呀,他在网上发的那篇《慢生活,微幸福》散文,我连读三遍,写得真好!
高翔:是吗?怪我孤陋寡闻,你说说文章的大意吧!
燕芳:有作者在场,还轮到我了嘛,我倒想请教老刘,怎么会想到写这篇文章的?
刘扬:这话说来,可要得罪人啦,第一个给我写作灵感的是我家于琴!
于琴:你写你的文章呗,怎么把我给扯上啦?
刘扬:有了我的老同学高翔和燕芳在场,今天,我就斗胆说几句平时在家不敢说的话吧。于琴,给个面子,我说了真话,你可不许急眼哪!
于琴:好哇,有你老同学给撑腰,你就不服天朝管了,说吧,看你敢说些什么?
刘扬:我发现,在家里有事干的时候,于琴的情绪还是很好的!
【5】画面:于琴边唱歌边拖地,于琴边听音乐边搽玻璃……
刘扬的声音:可是,一旦闲下来,那可就不是她了。
【6】于琴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电视很吵,她不耐烦地关闭电视;于琴对镜子试衣服,不断地脱换,身边杂陈着一堆衣服;于琴在摘眼毛;玉琴在修脚趾甲……
刘扬的声音:她一旦空闲下来,我就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了。
【7】刘扬入画,他坐在电脑前写作;于琴进来,哈腰在地上捡头发。
于琴:满地都是你的头发,就知道打电脑,头发都快掉光了!你眼睛里不能有点活儿?
刘扬:需要我干什么?请吩咐!
于琴:实在没事干,陪我去国贸一趟,我想买双鞋。
【8】鞋城。女性顾客如织,夹杂着几个男客,刘扬也其中,被兴致勃勃的女客,撞来撞去,一脸无辜。
刘扬的声音:你看,真就应了那句话:“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陪老婆点货架!”
【9】凉台重入画面,茶几旁,围坐四人,杯茗在手,品茶闲话。
刘扬:问题的关键在于,如何打发空闲时间,你看——
【10】夜总会,疯狂蹦迪场面;麻将桌,哗哗洗牌场面;酒桌旁,推杯换盏场面……
刘扬的声音:也还有另外打发空闲时间的方式,你看——
【11】公园里,有人在打拳,有人在练嗓,有人在跑步……
书房里,有人在读书,有人在作画,有人在习字……
【12】凉台重入画面,茶几旁,围坐四人,杯茗在手,品茶闲话。
高翔(若有所悟):是呀,关键在于如何理解休闲、利用休闲哪!
刘扬:一说到休闲,可能有人把它同空闲等同起来,于是又很自然地联想到下岗待业人员;不过,他们被生计所迫,整天为养家糊口而苦思焦虑,活得并不轻松。
燕芳:那种“休而不闲”的生存状态,不是哲学意义上的休闲。我这样理解不错吧?
刘扬:不错!刚才你不是问我,怎么会想起写那篇《慢生活,微幸福》的文章吗?实不相瞒,就是因为我家于琴,不善于利用“闲暇”引起的!
于琴(微嗔地):你说够了没有,别总拿我说事儿,好不好?
燕芳:刚才老刘已经向你告过了,别生气,咱们就是论事;这里,你年龄最小,多担量点儿;要怪,就怪姐姐吧,是我逼你家老刘说的!不过,我对这个问题特感兴趣,它关系到人生幸福问题!
高翔:没错,的确关系到人生幸福,尤其是关系到退休人员的幸福问题。小于,别介意,让老刘继续说好吗?
于琴:你们也别听他瞎忽悠,他也就在你们面前逞逞能吧!
刘扬(幽默地打趣):这话不假,回到家里,我就什么也不是喽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,我写那篇文章,还另有原因,那是受了大自然的启迪!
燕芳(心有所动):这话怎么讲?
高翔:是呀,听你这话,你好像受到了某种神启?
刘扬:是呀,有这个意思!我对“休闲”二字的领悟,确实是受了大自然的启发的。
【1 】各种生物活跃情态入画:卸去重荷解开缰绳在草地上撒欢的奔马;饱食后歇息在枝头轻声鸣唱的小鸟;在阳光下摇头晃脑嬉戏水草的游鱼……
刘扬的声音:这是生物的自由天性,如果说,它们也有幸福的感受的话,那么,它们最幸福的时刻,便是温饱无忧时的闲暇。我由此联想到,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
【14】各种人物活动场景入画:有人在闲庭信步、有人在春园观景、有人在湖边垂钓、有人在花厅抚琴……
【15】画面又切换到凉台,依然四人围坐在茶几旁,杯茗在手,品茶闲话。
燕芳(激动地):所以,你在文章中,由生物在闲暇中的怡然自得,想到了人在闲暇中的自娱自乐。记得,在你的文章中,有这么一段描写:你说,你想到了忙了一天公务,下班后脱去官服换上便装,与家人共叙天伦之乐的职员;你想到了一场紧张演出之后,卸去戏装洗掉油彩,杯茗在手回味台前幕后情景的演员;你想到了在闲庭信步、在春园观景、在湖边垂钓、在花厅抚琴等自娱自乐者……你说,这一切似乎都与休闲相关联。精彩,写得实在精彩!
于琴:哎呀呀,真是粉丝呦,我都嫉妒啦!
高翔(朗声大笑):哈哈哈,我说小妹呀!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哪?再者说,我与你家老刘的对决,三十年前就解决了,这事儿,你知道吗?
于琴:你们三人那档子事儿,老刘早就对我坦白了。可我始终纳闷儿,你们究竟是哪路神仙,竟有如此高的道行,经过三角恋后,三个人还处得像兄弟姐妹似的,若是放到现在,还不出人命啊!
燕芳:要说道行最高,是你家老刘哇,当年是他主动退出的;不过,好人总有好报,他的品德感动了上苍,导演了一出现代版的“天仙配”,把你这个美天仙配给了他!
于琴:我可倒了大霉了,接受了你的淘汰品!
刘扬:别闹了,听高兄继续谈休闲吧。
高翔:说到休闲,的确与人生和幸福密切相关连。休闲是一种生存状态,它应该是自由自在的,轻松愉快的。但是,这种自由与欢快是有计量限度的。休闲一词,似乎与轻微、淡雅、柔和等语意相关,而与强硬、浓重、暴烈等词语无缘,比如,狂欢、豪饮等过激活动,就与闲暇毫不沾边儿了。
于琴:大哥,你说得真精辟!从前,我喜欢你的画,没想到你对文章也这么在行,看来我得死心塌地做你的粉丝啦!
燕芳:好哇,小精灵,你这算什么,报复吗?
刘扬:得嘞,你们女人哪,真是……哈哈哈!不过,我们有一把年纪的男人,思考问题的重点,不再是什么情啊爱呀,而是事物的哲理,总想活得明白些。就说休闲吧。对于个人来说,休闲是肌体的放松,是精神的释怀,是心驰神往,是回忆缅怀,是理性的反思,是情感的眷顾,借以达到情感的愉悦与心灵的和谐。
高翔:对于社会来说,休闲是社会心理的放松,是实现人全面发展的要件,是社会价值取向的转型。值得一提的是,人们如何利用休闲,在休闲的时候干什么,这与人的命运息息相关。一个酷爱写作的文学爱好者,往往利用业余休闲时间搞创作;同样,谈情说爱也不能在上班时间进行;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,只能在下班后狂饮;一个赌瘾难戒的赌徒,也只能在闲暇时下注……
燕芳:哎哎,干什么?又在PK吗?显示谁对“休闲”看法更高明吗?我说过,这篇文章是老刘写的,你逞什么能啊?
刘扬:对休闲的看法,我只是抛砖引玉。讨论问题嘛,集思广益才有深度。至于说到逞能嘛,没有哪个男人,不想在女人面前逞能的,这是源于雄性物种的本能!
众人大笑。
【16】景化外界。草原上,有两只雄角马在角斗;深山里,两只雄虎在撕咬……
【17】凉台重入画面,茶几旁,四人谈话,还在继续。
高翔:刘氏幽默的结论——男人在女人面前的逞能,确实源于亿万年前雄性动物的本能!
燕芳:(擦眼睛)哎呦呦,真笑死人啦!你们哪,真是一对雄性动物,见面就掐!
(突发奇想)你们既然开始PK了,那就PK到底吧!
高翔:(似有所悟)这个提议好哇,难得今天好兴致,咱们白发学少年,也来个PK吧!
刘扬:(不解地)你们什么意思?PK什么?
燕芳:(机灵地)我来出题,于琴当评判,二位男士以茶为内容,每人写一段文字,把品茶、闲暇与幸福,串联在一起,体现“慢生活、微幸福”这个主题。你们谁先来?
高翔:我来抛砖吧!
燕芳:好,老刘准备,听着,你可要与老高接龙咯(说着以目光暗示老高)。
高翔:当今时代,讲究“高生产,高消费,快节奏,高速度”,结果呢?生产发展了,物质丰富了,生活节奏加快了,精神压力加大了,人们整天疲于奔命、烦躁不安,无暇体验人生乐趣和生活幸福。在这种情况下,人们越来越向往能得到一点儿空闲,过一种感悟人生、品味幸福的轻松、宁静、温馨的慢生活……
燕芳做手势示意暂停,高翔点头意会,发言戛然而止。
刘扬:(鼓掌)好,这个头开得好,高兄文思敏捷,不减当年哪,刘某自叹弗如,甘拜下风啊!
于琴:(有些着急,横了丈夫一眼)别只夸别人,该你的了!
刘扬:看来我只好狗尾续貂了!
于琴:(完全不解其意!)什么话呀?多难听啊!怎么连狗尾巴都上来啦?
燕芳:老刘的话,可是,既谦虚又高雅呀!
于琴:(不耐烦地)这哪对哪呀,你可别为他打圆场啦,让他快说吧,别磨磨蹭蹭的!
刘扬:目前,一种减速慢行,开发闲暇,感悟幸福,美化人生的文化,正悄然地兴起。这时,茶叶恰逢其会地成为清凉浮躁心理的镇定剂,人们在袅袅茶香中,释怀品味,悠然遐想,与幸福面对面,与快乐并肩行,在悠闲中舒缓,在美梦中淡定,让生活真性情和居家微幸福宛如棉细春雨,滋润着燥热、干裂、苦涩、烦乱的心田……
于琴:(情不自禁地):行啊,老刘,总算没有给我丢脸!
燕芳:(热情地)怎么样?我说老刘行吗!不然,我怎么会成为他铁杆粉丝呢?
于琴:(逗趣地)怎么,你后悔了?
燕芳:是有点儿,你不怕吗?
高翔:跑题了,跑题了,这回我认输,刘扬胜出!
刘扬:哪里哪里,你的头开得好,很有创意,赢家非你莫属!
燕芳:于琴你看呢,谁该胜出?
于琴:(当仁不让)高老师的开头是不错,可是,最关键一条漏掉了,没有谈到“茶”字;我家老刘,谈到茶、谈到闲暇、谈到慢生活、还谈到微幸福,该说的都说了,而且咬文嚼字的,听起来也很顺溜。
刘扬:这回高兄是先说的,而且是有意地让着我,这次不算!燕芳,麻烦你再出一题,这次我先答,一次定输赢!
燕芳:好吧!就以茶几和居家为题,做一副对联,老刘出句,老高对句,怎么样?
刘扬:不行,应对不比答题,先易后难,还是老高出句吧!
于琴:什么谁先谁后的,还是抢答吧,谁先想好谁说!
静场,沉默。
于琴:(悄悄地踢老刘脚)平时你不是很爱写对联吗?这会儿怎么闷起来了?
刘扬:(无奈地)好,我先开个头吧!我的上联是:茶几乾坤大,承载人生无界。
高翔:(随口应对)我的下联是:家中日月长,包容幸福有边。
燕芳:(雀跃地)好哇,佳对、佳对呀!难分伯仲啊!
于琴:(意味深长)当年,他们二位在你眼里,是不是也难分伯仲啊?
燕芳:(悠然神往地)是呀,当年真是好难心哪!
于琴:(吓了一跳)看看你,燕姐,你都说些什么哪?当高老师的面,怎这么说这种话呢?
高翔:(爽朗大笑)没关系、我并不介意,小于别担心!我们三人的关系,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,一眼见底、澄清透明、纯洁无瑕;再者说,我的刘老弟,有你这样的聪明、靓丽的贤内助,他也并不吃亏呀!
刘扬:是呀,从今往后,我心甘情愿地在喝斥声中,感受居家的微幸福,哈哈哈!
情侣路上,高翔与刘扬边走边谈,不时朗声大笑;燕芳与于琴窃窃私语,不时捶肩打闹……

(剧终)

共 468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看完这篇微电影剧本,不由得心生向往,像这样的陶冶性情地交谈,是那样的富有生活情趣。公园里,两对老人,因一篇文章而引发的议论,令人感悟至深。慢生活,微幸福,这种静守着岁月一份静好的时光,是那样的令人羡慕啊。虽然,他们中 高翔、刘杨、燕芳,关系微妙,曾经是同学、挚友,而现在,虽是都已年近花甲,但坚守着这一份非比寻常的友谊,品茶相谈,打趣笑闹。尽管于琴是刘杨后妻,在自家男人面前称王称霸,但这对于刘杨来说,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?吟诗作画,曲蕴萦绕,在这公园里,我们诠释着人生,体味着生活,是那样的惬意,那样的美好。欣赏佳作,推荐阅读。——责编:哪里天涯
1 楼 文友: 2014-11-04 22:17:44 问好学铭,感谢赐稿江南社团,祝创作愉快!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4-11-05 16:57:51 晚上好!
多谢哪里天涯文友的精彩点评(编者按语)和热情鼓励,顺祝快乐与安康!
2 楼 文友: 2014-11-04 22:19:17 这样的PK,是真性情,真生活,真幸福啊!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4-11-05 16:59: 9 谢谢你!真性情,真友谊!
 楼 文友: 2014-11-05 10:09:2 拜访你了,朋友!你的剧情很有带入性,有幸福的生活,才会有这样的创作!祝你一路顺心! 不争、不妒、不悔,随心寄梦,行于途中,做一个平凡而不平庸的浅浅女子!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4-11-05 16:54:05 晚上好!
多谢文友临帖赏阅与点评!
4 楼 文友: 2014-11-06 00: 7:24 【江南约稿】同期同题七期《当时只道是寻常》,欢迎参加支持!
链接地址: /枣庄牛皮癣专科医院
饮食禁忌
老君炉藤黄健骨丸的作用
友情链接
郑州娱乐网